詹万承:百年老屋何处寻
当前位置: Home> 新闻> 潜网时评>
357 次浏览
(0)
2010
11/01
12:18

  房子是国人心中的一根刺,尖锐而直接地横亘着,只有在回忆里,才会变得温情些。可现在却大抵连回忆也略显尴尬,因为寄托回忆的房子多半短命夭折,更增添物是人非之感。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不久前表示,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新建面积达20亿平方米,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30年。而根据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据11月1日《人民日报》)
  文章所配的漫画颇为醒目,头戴白帽的医生正为一幢倒下的建筑盖上白布,死因是盲目拆迁与质量问题,医生叹息道:“不到30岁就去了,英年早逝呀!”候在旁边专运建筑垃圾的工人嘀咕着:“没一刻消停过!”
  其实,质量并非拆除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对所谓地标性建筑而言,隐藏在拆迁背后更重要的原因是地方政府规划的短视与巨大的利益驱动。建筑投入使用年限的不足,反过来又放松了对质量的要求,建一幢使用年限100年的房子,与30年的房子,质量要求自然不同。如果明知只投入使用30年,100年的建筑标准恐怕就只能是纸上谈兵了。
  更深刻的原因在于,由于地方政府规划的短视不合理,导致一轮执政者就一套方案,往往就出现了这任推到上任的建筑,下任又推倒这任的建筑。在一轮又一轮的大拆大建中,地方的GDP上去了,执政者的政绩也上去了,当地的民众没得到多少实际的好处。
  之所以如此乐此不疲,恐怕也与丰厚的卖地收入密不可分。多数短命建筑的背后,都有房地产开发的身影,拆迁置换出土地的诱人前景,使得政府与开发商一拍即合,这无疑说明,当前的执政思维与盈利模式依然简单而粗糙。
  意大利2000多年前的斗兽场还依然存在,而我国号称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对历史的追思与凭吊,往往只能埋首与故纸堆中。仅存的文化古迹,多数也只是地点历史悠久罢了,建筑早已重建了多回。
  这真是一个难言的伤痛,曾经最安土重迁的中国人,可却面临早不到自己的根的窘境。“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这样的回忆多数人怕是有过吧,只是现在却连最初的凭吊的场所都没有了,面对不断刷新高度的摩天大楼,终究只能是“多可喜,亦多可悲”罢了。
  稿源:荆楚网
  作者:詹万承

来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7-2021 www.cnq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潜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cnqjw2008#163.com(请将#换成@)举报电话:0728-6230961 公众投诉举报处理制度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2120180014 鄂ICP备12000686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号:鄂备2011012